回到主页

广告业到底怎么啦?

作者:一望无疑

2002年11月18日

有些怀念往前倒数的那十数个年头。那时广告整个在大陆就是一个混沌时代。没有最清晰最理论化的外延内涵、没有最明晰最富于产业化特色的作业流程、没有相对合理相对令广告人心平气和的产业地位、也没有如今这么多的大学不遗余力吹着小喇叭要为广告业培养科班出身的新生力量。时间过的是多么的快啊,这个世界的潮起潮落风云变幻也在遵循着摩尔定律,回头一看,我们笑了,我现在是多么壮大啊!没听深圳说:在街上闭眼踢一飞腿,至少会倒下五个广告人。但是:


我们的激情哪里去了?


当我们的大脑都被细分化过后的广告流程过滤之后,我们惶恐了,我们失去了我们的话语权,还剩下的生路好像只有:投到外资广告公司的怀抱吧,用西方化的人际交流模式去跟中国媒体打交道吧,用成熟社会体制约定俗成的广告战略思维去打击我们这个还远未成熟的市场吧,用西方人的习惯消费形态的庞大的研究成果来赞扬一个仅在理论上在语言结构上很需敬畏的企划方案吧。当洋泾滨广告人充斥整个论坛的时候(大家仔细研究一下这数年来嘎纳广告节在中国巡展时出头上课的专家的作品和出身差别好吗),大多数人只有选择沉默,所以,我听到一个朋友说:林俊明先生越来越深沉了。


我们的激情哪里去了?


在那些年代,多数思想活跃甚至叛逆的年轻人找到的那个放纵激情、发泄幻想、纵情未来的合理合法的突破口就是:广告业!广告人的定义,在朋友当中是:幽默激情、才华横溢、联想翩翩、宛如朝阳,简直有点“革命”的意味,虽然那时中国大陆恐怕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广告人。


激情年代过后呢?


顺着理应如此的路程,我们开始关注各式各样的学术术语,我们开始关注各式各样行业知识,我们开始失去真正异想天开纵情发挥的创意,同时我们开始被营销浪潮席卷,卷到了这个谈到市场我们就顿时舌头发短的困境,卷到了这个连我们自身都在反省广告业在GDP中到底有没有发挥如此庞大的广告投入应有的升值潜力,卷到了这个对客户提出的广告投入到底是不是应该用来请人来实打实地操作终端卖场的问题而我们这些天生自命的专家只能尴尬地笑的境地。


当广告公司毫不例外的被落入资本决定一切的老套,当创作人员意识到自己作为一台创作机器的任务只不过是拼命的搜刮自己没有时间沉淀的大脑去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完成自己永远干不完的任务的时候,我们的明星们纷纷端上广告赛场的作品数量繁多种类齐全就是差那么一点大卫奥格威。


那个伟大的老头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们怀恋他,怀恋可以表演才华表达个性表演人生的广告时代。

 

严正声明:品牌几何是一家非盈利网站,请尊重作者版权,如欲转载请以电子邮件形式告知几何,几何及原作者保留对非法转载追索的权利。

   

Copyright 2000, BrandVis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